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3-(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3:47 阅读: 来源:蝶阀厂家

北冥若离身躯一晃,瞬间离开水床,飘飘然在空中。一头墨发如瀑,直垂至脚踝处。若非他气质妖邪,定然与那九天神祇有的一比。可这世界神早已作化,而今却有大魔当道,是为六界之大祸。

北冥若离望着碎去的水床,深蓝色的瞳仁逸出几丝杀气,不等老道回神,人已至老道跟前,直逼视着老道。

“本尊今日不想大开杀念,识趣地立马给本尊滚!如若不然,本尊绝不手软!”

几个老道面上起了惊骇。

未交手,他们几个已拿这魔头无策,毕竟双方实力悬差太大。这是上古时的魔尊,唯有上神级别的才能降服他,他们不过是自不量力,没被对方挫骨扬灰已属万幸。

阿雪步了来,以为北冥若离出了事,担心着他的安危。

哪知她的大师兄见局势已被北冥若离掌控,长剑一挥,直指阿雪咽喉。

阿雪没想到自己的大师兄仍不肯放过自己,愤怒之余,用眸光告诫北冥若离,自己无事,让他不用管自己。

“不想阿雪有事,魔头,本座劝你束手就擒!”

阿雪心下一怔,她大师兄连这种讹人手腕都能使出,她真不知他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北冥若离若落在她大师兄手中,定然不会有好果子吃。

“趁人之危!这就是你正道之人的品行。念空一生风骨刚烈,怎会有你这样品行不正的徒儿!”北冥若离望着阿雪的大师兄,直替念空抚额。

他若想杀阿雪的大师兄易如反掌,只是怕由此激怒她大师兄,反倒会伤了阿雪。

阿雪的大师兄被北冥若离说得面上青白交替,可他现在是神门宗掌门,位列各仙道之首,哪里容得这魔头来训诫自己。

“你这魔头,休来用语损伤本座。杀师之仇在前,别说本座了,就是阿雪师妹也会有天要你的命!”

他这番话让北冥若离和阿雪同为一怔。

阿雪有苦难言,她大师兄很会生事,她怕他再生事端,开口道:“一事归一事,师父之仇,我早晚会报!掌门师兄,无需拿彼事来说此时!”

北冥若离见阿雪眉头蹙起,料知她心里极苦,不想她为难,道:“放开她,本尊随你去!”

阿雪闻之一惊。

阿雪大师兄却唇角逸出得意之色。

他等的便是这句话。

不过北冥若离是上古魔,岂是会轻易归降的,他怕北冥若离中途使诈,用剑刃指指阿雪的咽喉道:“魔头,素来狡诈,本座如何相信你的诚意!”

北冥若离望向阿雪,淡笑道:“本座可以自毁双臂,与你回神门宗,不过本座也有个条件!”

阿雪心陡然揪紧,自断双臂,先不谈痛苦如何,这与谁都不会好的,没有双手连掐诀都不能,何况还是在自己的对手面前。

他不要命了么?

阿雪冲北冥若离摇头,北冥若离投给她一个安慰眼神。

阿雪的大师兄稍作沉思后道:“本座应了你!不过,你开出的条件,要在本座可接受的范围内。”

“自然!本尊以命换命,童掌门切不可再找阿雪的麻烦!童掌门以为如何?”

以命换命,好狂妄的口气!既然是你一心求死,便怨不得本座。

“本座答应就是!”

北冥若离望着几位老道说:“诸位仙道掌门可为本尊见个证,本尊已与童掌门谈妥条件!”

几位道长皆点点头。

阿雪望着北冥若离嘴张翕几下,居然连半字道不出,只能用术法传音过去道:“你明知他要杀你,何必自寻死路!”

“没人可以要我的命,除了你!”北冥若离望着阿雪道。

说时素手一扬,一把绯红色大刀出现在他掌心。

这是阿雪第一次看他使出魔刃,没想到,这魔刃不是用来杀人,而是用来砍他自己的双臂。

眸眶一涩,顿时起了泪意。

“咔嚓”两只手臂被北冥若离生生折断,扔了下。

眼前的鲜血映红了阿雪的眼,也刺痛了桑雁雪。

桑雁雪觉肩头好疼,仿若那梦里被折断双臂的人不是北冥若离而是她。

她抚抚酸胀的额头,不知今昔何夕?

直至瞧见身旁一袭紫衣翩翩的人,心口莫名一窒,围着北冥若离细瞧起。

北冥若离持碗的手一顿:“瞧够了?”

桑雁雪适才觉自己已将梦和现实搅混。

面带尴尬道:“瞧够了,师父!”

说完,觉言语不对,启口说:“不是那样的!”

北冥若离眸光停在她苍白的脸上,知她体内余毒未尽,将一碗黑褐色,冒着丝丝热气的汤药递了过来。

“喝下它!”

桑雁雪望着汤药,料知这药定然极苦。

身躯一僵。

她平生什么都不怕,独独怕吃药,忙将头摇得同拨浪鼓。

北冥若离将碗往她面前的案上一按,继而起了身,身影一晃,瞬间消失。

桑雁雪见他走得急,以为他在生自己的气,回首望了望面前的汤药,拧紧眉头,拾起轻啜一口。

“哇!”苦的她直哭爹喊娘。

这药也不知用的什么药草,这个苦啊,无言能形容,只一口,差点让她将胆汁吐出来。

北冥若离进来时,她正在俯身作呕,一脸痛苦不堪的,恰似阿雪当年。

阿雪!

北冥若离一怔,不知为何,最近他频频将桑雁雪视作阿雪。

论相貌,桑雁雪并不像阿雪,倒是凤清缇与阿雪极像。只是凤清缇性子狠辣,与阿雪相去甚远。

桑雁雪虽没有阿雪的面貌,但性子像没有烦恼,没有顾忌和忧虑的阿雪。

大约是最近他与这新弟子走得过近,才觉她越来越像阿雪吧!

北冥若离为自己寻到个合理的借口。

“把这个含在嘴里!”他将一块黑糖递给桑雁雪。

这是他用特殊草药制成的,与药同服,不会减了药性。

这糖当年是他特定为阿雪研究出的,在他记忆里,阿雪似乎很怕吃药的,每回吃药都是娥眉蹙紧,苦不堪言的。

桑雁雪瞧着他手中的糖,心里陡然一甜。

原来他刚刚是去拿这个的啊,他没有生自己的气!

她似乎很在意北冥若离的情绪。

她几乎还未瞧见过他笑过,这样风光霁月,美得让天地动容的人,若是能笑一笑,定然美得让那十里桃花闻之失色。

---- 作者寄语:今天到此了哈!

玻璃钢餐桌椅不锈钢餐桌椅学生食堂组合餐桌椅批发

蓝牌3方后装压缩垃圾清运车

槟榔售货机昆明机场自动槟榔售货机价格

六安供应CPVC电力管正确贮存方法

大岭山废胶回收

污水井室模具西藏雨污水井筒模具电力井筒模具销售价

南京特级双轨防火卷帘门断桥防火窗灌胶免费获取报价

可逆强击破碎机日照移动型可逆强击式破碎机产地货源

小型螺杆式一体灌浆泵螺杆泵注浆

凤岗钢管上门收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