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2-(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1:46 阅读: 来源:蝶阀厂家

蓝敏歆担心,依着尤寅的性子,只怕她是越劝他越生气,只得端起案上盛满饭的碗,夹了些菜,递给他。

“此事因奴婢而起,奴婢是个罪人,所以才托郡主带奴婢进宫,来给殿下赔不是!”

尤寅桃眸灼灼地望向她,见她一脸认真,心里萌生起恶作念头:“行啊!那你来喂我!”

蓝敏歆心里有火。

想到这主意却是自己起的,只能将委屈咽回腹里,生硬地将菜夹起,递给他。

“怎么,不情愿了?”尤寅勾嘴笑道。

蓝敏歆红唇咬咬,又将手递前了些,却是不敢再望他。

“喂,菜上有只虫!”尤寅道。

“啊!”蓝敏歆惊呼,忙抬起头。

虫没有,却有一双妖魅勾魂的桃花眼。那双眼夹带着些许戏谑,眸光灼灼地望向她。

“你……”蓝敏歆知自己被耍,负气地将碗搁在案上。

“爱吃不吃!”

说时,转身要走。

尤寅知自己作闹过份了些,先她一步,将去路挡住。

“好嘛,吃就吃!”

尤寅将她拖回殿,乖乖端起碗。

从东宫回来已是亥时,蓝敏歆梳流一番,便上榻休息,刚阖眼,却听见廊外的脚步声,继而一道黑影掠过纸窗。

蓝敏歆的心提起。

手伸入枕下,摸出匕首,紧贴心口。

那黑影由外推开木窗,翻身入室,见榻上被褥鼓着,挥刀砍去。

蓝敏歆被黑影的举止,吓得心汗层层,料知这人是来杀自己的,忙将匕首拔出,迅即抵在来人颈处:“是谁派你来的?”

那人目光溜转,似未料及蓝敏歆会察觉,猝不防地转身,将蓝敏歆匕首挥开,反手杀来。

另一道黑影飞来,将来人迅即拿下。

“公主!”来人是苍晋安排的暗卫。

蓝敏歆冲暗卫点头,见刺客已被暗卫打晕在地,一把摘了刺客的面纱。

是个生面,蓝敏歆蹙起娥眉。

从行踪看,并像是岑慕颇的人。因为岑慕颇安排的,都是训练有素的内宫高手,显少单独行事的。

暗卫直替蓝敏歆担心,庆幸自己并没因为蓝敏歆的话而离开:“公主最近可是结了什么仇家?”

蓝敏歆定定神,思来想去,也惟有鸢雅。

又被最亲近的人追杀,蓝敏歆心拔凉拔凉。

“把他带去给苍叔,兴许能问出点什么!”

“是!公主保重!”

暗卫拱手作揖,继而扛着昏死过去的刺客离去。

蓝敏歆明白,今晚的刺客,是鸢雅派来警告她的。

鸢雅定是在东宫安插了眼线,她今日才去往东宫,那眼线便向鸢雅告密。如今想来,只能早些离开。

蓝敏歆未等天明就出了思乐坊。

然她还是将事情想得简单。

她前脚刚离开,后脚,宫里就传来圣旨,以他国要犯之名四处擒拿她。

西江都城的城墙上贴了她的画像,正当她彷徨无措时,苍晋突然出现在街头,将她拉至隐避处。

“苍叔!”

蓝敏歆惊慌道。

要知道苍晋可比她要危险,他现在是各国的通辑要犯,这么大胆地在街头露面,蓝敏歆实在替他捏把汗。

苍晋眸光扫视四周,将斗笠往下拉些,冲着蓝敏歆低语:“西江宫里安插着岑慕颇的眼线,此回的事,十分复杂,如今唯有尤寅太子能保公主平安!”

蓝敏歆不敢置信地望着苍晋。

她昨日才去见尤寅,就是向他辞行的,如今不但走不了,还得再搭上他。真是剪不断,理还乱的。

“此事我会另做打算!”蓝敏歆不置可否,说时转身离开。

“矣,那女人可不就是纸上的人!”人群中有人呼道。

接着陆续有人将蓝敏歆包围,很快官兵闻声赶到,提着纸上的画像,对着蓝敏歆瞧:“还真是她!带走!”

苍晋知蓝敏歆是在有意暴露身份,无奈摇头叹气。

暗自祈福,她能因祸得福。

蓝敏歆的事很快传至东宫。

尤寅听闻侍卫的禀告,牵唇冷笑:“她是本殿下当着中原皇帝的面带回的女人,怎就转眼成了要犯!一定有人在陷害她!”

说时拳头紧攥,继而将锦袍一卷,大步步至侍卫跟前,“她被关在何处?”

“回殿下!岚玥姑娘如今人在永巷!”

尤寅知道永巷是个活着进,横着出的地方。瞳仁不时收紧,一般肃杀之气逸出。

蓝敏歆蹲在角落。她被关在一个四周封闭,没有窗子的屋子里。

这屋里腐臭熏人,阴暗森森的,让她鸡皮疙瘩直起。这种地方,让她想起了雁洛苑。

大约是在冷宫住久了,对这种囚禁环境,她倒能极快适应。

身边的女犯,大约瞧不惯她的故作镇静,时不时地来滋扰她,一等到开饭,她的饭食刚拿到手,就已被其他女犯哄抢一空。

蓝敏歆瞥了眼抢她饭食的女犯,眸光淡淡的,没有丝毫畏惧。

大约是觉蓝敏歆的眸光太过轻淡,太不以为然的,其中一个女犯嘴角逸满嘲讽,不服气地朝她一脚踹来。

蓝敏歆被踹得跌落于地,刚想爬起,那女犯约觉得她空有一副清高架子,实质是个软豆包,冷笑着,又想朝她踢一脚。

蓝敏歆心火触燃,知道一味的忍让,只会让她得寸进尺,素指握紧石块,想教训下那女犯。

牢外响起脚步声,众女犯闻声皆噤声,安静地蹲在地上。

突如其来的安静,让蓝敏歆绷紧的神经骤然一懈,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岚玥!”

尤寅不知自己在晚一步,是否还能见到她。

“可恶!”尤寅冷喝,大步越过众女犯,朝蓝敏歆步来。

众女犯没想到自己刚欺负的女人竟能惊动太子,自知罪无可恕,冲着尤寅磕起头。

尤寅眸光从众女犯面上扫过,极有杀气的目光,瞧得众人瑟瑟发抖。

尤寅打横抱起昏迷中的蓝敏歆,大步出了永巷。

蓝敏歆浑浑噩噩,恍惚中,似乎又回到了几年前。

那时候,岑慕颇还是前朝大司马岑熯的小公子,他上有二个哥哥和一个姐姐。

岑熯与蓝敏歆父王是结拜之交。

早在蓝敏歆父王还是王爷时,两家就相当交好。

因为是幺儿,岑慕颇深受岑熯疼爱,经常跟着岑熯来蓝敏歆府里坐客,一来二去岑慕颇很快与蓝敏歆混熟。

“歆儿,你最喜欢什么花,我送给你?”岑慕颇望着满园的花儿,想折一朵送给她,却不知她喜欢哪一类的。

---- 作者寄语:好似又没人了哎!提个问题,你们希望女主跟谁在一起,这个是双男主的哈,可以留言给我!今天只更一章!好了到此。

面包管厂家不锈钢面包管厂家面包管厂家

重汽吸尘车山东扫路车

江门市鹤山市写标书公司标书价格

推拿正骨培训徐州推拿正骨培训哪里有

乒乓球塑胶地板南京乒乓球PVC地胶荔枝纹运动地板

不锈钢面包管制造厂面包管制造厂家护栏管

淮南风力发电MPP电力管&

石龙硬盘上门回收

东莞长安模具铜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