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桂林田间文物近年来频繁被盗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48:29 阅读: 来源:蝶阀厂家

就在前不久,桂林筌塘村的一座河伯石塔被盗。对当地村民来说,他们失去了心目中守护平安的河神;而对于桂林,意味着一件“市宝”级的文物流失。

丰富的人文历史文化,在桂林的乡村田野留下了许多“田间文物”,比如石雕、木雕等物件,它们中的很多属于文物,但由于地处偏远或疏于管理,近年来频繁被盗。

很多历经几百年风雨都平安无事的田野文物,为何在近些年却频繁遭遇黑手?谁在觊觎它们?被盗后它们又流向了哪里?又是什么原因,让这股盗窃田间文物之风始终难以遏止?

桂林“市宝”被盗

前面提到的失窃的河伯石塔,原来位于桂林市西郊甲山街道办光明山北麓,筌塘村东的桃花江畔。

2月14日下午,当地村民领着记者来到江边一个土堆前。“原来石塔就立在这里,有两米多高”,但现在那里只剩下一个一米见方的石基和撬动后留下的碎石。石基不远处立着块石碑,标明“桂林市文物保护单位——— 筌塘河伯石塔”,立碑时间一九八四年,桂林市文物管理委员会立。石碑简介“此塔建于明代嘉靖十一年(1532年),为亭阁式石塔,通高2.30米。塔基为二级方石砌成,塔身第一层为四方石柱形,中间有凸刻的隔梁,隔梁上东面线刻河伯像,西面阴刻造塔记,南北两面分刻有道教镇邪符箓,底刻莲瓣;第二层为亭阁式双重檐结构,上置葫芦塔顶。此塔对研究桂林地区道教历史发展有重要历史、艺术价值”。

桃花江畔河伯石塔原貌。

一家古玩店门前摆着的一对石狮,售价3万5。

河伯石塔被盗走后,原地只剩碎石与杂草。

村民说,这里过去常遭洪水灾害,村民认为“河妖”作怪,遂修此塔祀河伯以镇“河妖”。

村民告诉记者,除了这个塔,这些年,村里有年头的石刻都被偷得差不多了,包括石马、石盆等,就在石塔被盗前两个月,田间上的九个石头小人也没了踪影。

村里的文物保护员秦东明告诉记者,发现石塔没了,村民报了警,通知了文物部门,全村人沿路追出很远,但一无所获。

村民们很后悔,当初把通往石塔的那条村路给封了就好了。

据了解,按桂林市文物保护单位的最新统计,桂林有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5处,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12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46处。被盗的筌塘村河伯石塔是桂林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之一,算是桂林的“市宝”,它的被盗,意味着桂林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变成了45处。

田间文物被盗频繁

近年来,桂林“田间文物”的盗窃案猖獗。

记者简单查阅了一下,2008年至今,仅见诸报端的乡村石狮被盗案件就有十数起:

2008年12月25日,临桂县两江镇城联村委两江城村一只宋代石狮被盗,村民悬赏3000元追狮;

2009年1月6日,灵川县灵田乡力水村委刘家村一个明初石狮被盗,村民悬赏5000元求线索;

2010年5月,灵川县灵田乡力水村委胡山自然村的数尊“土地神”石刻被盗;

2011年8月4日,灵川县三街镇蛟塘村一尊乾隆年间的石狮被盗,村民网上发帖求助;

2011年11月9日,虞山桥旁六狮洲村两只百年大石狮遭贼“暗算”:一只被撬裂,一只被弃路边;

……

在去年9月发生在临桂四塘乡刘村的石狮被盗案里,村民们的防盗工作做得很细,但仍没防住偷“狮”贼。

村长刘开付告诉记者,村里原有两头明代石狮,立于田边一间破庙前,三年前一只被盗,村民将另一只抬进庙里。2011年9月的一个凌晨有贼光顾,村民合力擒下两名小偷,将他们扭送派出所。事后,村民修葺了破庙,补砌了水泥围墙,心想:“这回该可以保住石狮了吧!”

但49天过后,那只被村民当“宝”一样保护着的石狮,还是被盗了。

有句老话说,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

灵川的长岗岭村,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防盗同样遭遇难题。

村委副支书莫志忠介绍,村里的保护对象多是古民居建筑和村内外的古墓,以往,小偷大多盯上古民居的雕花门板、木窗、础石,几乎每个月都会发案一两起;2007年村上成立文物保护队夜间巡逻,古民居部件被盗情况减少,但村外古墓石雕的保护却又让村里人头痛起来。

莫志忠说,村里管辖的古墓有130多座,零散分布在野外,最远的距村子近20公里,而保护队就4个人,管不过来。目前已知的就有三座古墓的石雕被盗。

临桂县文物管理所所长蒋桂英告诉记者,这两年田野石刻被盗确实很多,2011年,当地警方立案后请文管所帮联系鉴定被盗石狮价格的案件就有四起,至于没报案或还没立案的石狮被盗事件,则三天两头都有听说。

记者从临桂县庙岭派出所了解到,2011年一年,该所就破获了13起乡村石狮盗窃案,其中一个7人团伙在半年内盗窃石狮达十余只。该团伙中一名嫌疑人交待,他本人曾24次参与盗窃田间石刻。

民警陈涛告诉记者,处理这类案件也有个难题,很多时候虽然抓到了嫌疑人,但被盗实物却流失了难以追回,而没有实物就无法估价量刑,之后的司法程序就不容易进行。

田间文物流向哪?

一个乡镇派出所一年就破获13起田间石刻盗窃案,一个7人盗窃团伙就连续偷盗石狮十余座,这里面,能被追回的石狮寥寥无几。那么,这些被盗的石狮都去哪了?它的背后,是一个怎样的市场?

记者从这个盗“狮”团伙中犯罪嫌疑人的问讯记录里,发现了一些端倪。

嫌疑人周某交待,最早,是看了电视里的收藏节目,听电视说“土地公”值钱,他就起了心,和几人结伴去临桂四塘乡横山村偷了个小石像,在花鸟市场与一个古玩老板700元成交。往后几次偷到的石刻,他也都是拉到花鸟市场,直接与收货老板交易,每次成交价格在数百到万元之间。

他们的交易特点,是双方只谈价钱,只字不提“货”的来源。可见,桂林的失窃田间文物,其相当一部分的第一流向是本地的古玩市场。

2月12日至2月18日,记者在本地的这个古玩市场蹲守观察。

在一间古玩店,记者看到一尊半人高的弥乐佛石像。对于记者的追问,老板说他确实不清楚石雕的来源,“二道贩子手里买来的,他从哪弄来的,我就不知道了。你想要?1万2怎么样?”

另一家古玩店里,面对记者询问是否有明代的石雕,老板说:“大的没有,小的有几个。”在店侧门前的一个角落,老板向记者介绍了三个风化严重的石雕,“小点的200元,没头的那个菩萨600元,大的土地公1000元。”

问及这三个石雕的来源,老板也称一无所知。

在一家古玩店,老板为一对石狮开价35000元,称是“晚清时候的”。听记者说想买明代的,老板说“跟我进来”,然后拿一个手电筒往一张方桌下照去,桌底最深处,四个石香炉遮挡着一个小石狮,“这个,明代的。”老板说着,拿着电筒继续往里走,在楼梯下的小隔间里,电筒照住趴卧着的两只稍大点的石狮,其中一个头部有些损毁。

老板告诉记者,这些年代久远些,不能摆在外面卖。他说,乡下有个人常和他联系,看到合适的石狮就发张照片来,如果给的价合适,那个人就会去弄来。

“这样的货不多,很抢手,每个古玩店都想要的,要跟那些人搞好关系,还要出价合适才收购得到。”这个老板说,买这些石狮的人,大多是转手卖钱的,从这里流出去石刻,很多都会流到湖南永州那个规模更大些的古玩市场,在那里卖得起价,很多来自北方的石刻玩家在那里收货,有些价值高的,会通过特别的渠道,转卖到国外,价格更高。

在另外一家店里,守店的女子一口湖南口音,她告诉记者,店里摆的都是些残破的了,完整些的、成对的石狮,早就被湖南那边的古玩商收走了。

田间文物的保护

采访中,不止一个古玩店老板告诉记者,其实他们并不看好这些田间石刻,“玩的人不多,卖不起价,但大家又都抢着收购,就都跟着收,指望能捡到漏。”

桂林市收藏家协会副会长郑发生认为,这些田间石刻的收藏价值其实不大,无论怎么倒卖,其最终的用途多是用于庭院镇宅。而且,桂林的这些被盗窃田野石刻的年代大都不是太久远,以明清的居多,其历史价值、收藏价值、文物价值有限,观赏价值倒更多一些。

但令人奇怪的是,对这些田间石刻的疯狂盗窃和收购却是愈演愈烈。

“这其实是一种不理性的收藏心态在做怪。”桂林市文物稽查队尹文军认为,近些年,收藏被炒得大热,已经超出理性状态。什么东西,只要跟文物沾边,跟古董沾边,都会让人眼热。偷的人,其实很多并不知道他所偷盗的石刻价值,但见别人偷了都卖得出钱,管他三七二十一,偷了再说。不理性的收藏热,是偷盗狂热的加速剂,其后果,是造成了大量的历史文化遗产流失。

尹文军说,平时,在对古玩市场进行检查时,只要发现有可能是文物的古玩,文管部门都会禁止其买卖,比如石狮子、柱础、雕花门窗,这些东西一旦监管不严,就会导致文物贩子去破坏古建筑。

但在实际管理过程中,有关部门也有难题。

“按照国家《文物管理法》的规定,只要能出示合法来源的古玩,就能在市场流通,但对于古玩市场各家店面的古玩来源,却是一个监管难点。不是我们不去管,而是法律并没有这方面相关规定。”尹文军说,看到有可能是文物的古玩在市场上出售,可以要求店主收起,禁止出售,并做登记备案。但每家店每天收进了什么古玩,卖出了什么古玩,却并没有做登记向文物部门备案,文物部门曾想过对进出古玩市场的古玩进行监管,但相关法律并没有这方面规定,也没有授权文物部门这项权力,因此对市场上私下交易的监管,目前来说就是一个真空。

虽然说,很多这样的田间石刻最终的去处就是作建筑门前镇宅的用途,从一个地方换到另一个地方。但真查出一个石狮的来源,在现行的管理制度下,显得非常困难。

“比如,我们今天检查的时候发现某个庭院前多了对古香古色的石狮子,这石狮子哪来的?很难查证。我们也希望,有个全国失窃文物的互联网数据库,就像公安系统的人口登记一样详细,对失窃文物的特征、照片纪录在案,全国各地文物部门都能共享查询,相信会对维护文物市场的秩序会好些。”尹文军说,“当然,这项工作的工程量非常大,一个城市或者几个城市的文物部门都办不到,这是一个国家的事情,但如果这个失窃文物全国联网系统能建设起来,这些失窃的石刻或许都能找到回家的路。”

乙炔

模具标准件

电力变压器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