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红楼梦邢岫烟的结局是什么邢岫烟生平简介

发布时间:2021-02-03 11:24:01 阅读: 来源:蝶阀厂家

红楼梦邢岫烟的结局是什么?邢岫烟生平简介

红楼梦邢岫烟的结局是什么?邢岫烟生平简介

邢岫烟,《红楼梦》中邢忠夫妇的女儿,邢夫人的侄女。因家道贫寒,一家人前来投奔邢夫人,就在大观园迎春的住处紫菱洲住下。邢夫人对邢岫烟并不真心疼爱,只不过为了脸面之情。邢夫人甚至要求邢岫烟把每月二两银子的月钱省下一两来给她自己的父母,使得邢岫烟只得典当衣服来维持她在大观园的开支。邢岫烟生得端雅稳重,知书达礼,被薛姨妈看中,央求贾母作媒说与薛蝌,后嫁给薛蝌。

人物名片

名字:邢岫烟

身份:邢忠夫妇的女儿,邢夫人的侄女---薛蝌的妻子

夫君:薛蝌

外貌:端雅稳重,知书达礼。

才情:第50回“芦雪庵争联即景诗,暖香坞雅致春灯谜”中,联诗中岫烟只得四句:“冻浦不闻潮,易挂疏枝柳”和“空山泣老鸮,阶墀随上下”。前者表现出随遇而安的潇洒气度,后者则隐隐透出漂泊无定的身世之伤。再看《咏红梅花》:

桃未芳菲杏未红,冲寒先已笑东风。

魂飞庾岭春难辨,霞隔罗浮梦未通。

绿萼添妆融宝炬,缟仙扶醉跨残虹。

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

魂飞庾岭、霞隔罗浮、绿萼添妆、缟仙扶醉连用四典,“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这两句则体现了她不一般的才情--自然纯朴,没有任何雕凿粉饰。岫烟有才,她的才情,只是在她为数不多的几次出场中,没有充分体现罢了。

性格:聪慧贞静、安贫乐道,为人不卑不亢,透显一身的傲骨。

生日:【宝玉、平儿、宝琴、邢岫烟生日同天】

邢岫烟简介

邢岫烟虽家道寒素,却全不似父母所为,一向端雅稳重,温厚平和,安贫乐业,全无富家女子气息。以此贾府中人都看重她,凤姐、宝钗更是经常体贴接济。她有困难从不向人张口,一次竟拿棉衣当了几吊钱作盘缠,谁知当棉衣的“恒舒典”竟是薛家开的,宝钗得知后就和她开玩笑说“人没过来,衣裳先过来了”(第57回)。

岫烟与妙玉曾在姑苏做过十年邻居,所认的字都承妙玉指授,故两人在大观园重逢后,常相过往。宝玉赞她:“怪道姐姐举止言谈,超然如野鹤闲云,原本有来历。”宝玉接到“槛外人”妙玉的拜帖后,正为回帖上如何下别号发愁,多亏岫烟指点,署了“槛内人”,方合了妙玉心思。(第63回)

高鹗续书写薛蝌娶岫烟后,两口子和和气气,日子过得甚好。

邢岫烟这个人在红楼里只可算是点缀的人物,但个性很鲜明,连一个近乎随意加上的人物形象都能如此饱满,可见曹老先生的功底的确了得。

岫烟是邢夫人的亲戚,有这么个亲戚,又幸又不幸。幸者,因为她才有缘结识大观园里那群出类拔萃的女儿们;不幸者——其实有这么个亲戚谁都会感到不幸的,不独岫烟而已,譬如说迎春吧,生母早逝,从小养在荣国府,按理来说,邢夫人从小养她到大,就算不是亲生的,也应有很深的感情了,连王夫人在看到迎春被孙家的虐待后也难过得落泪。但邢夫人偏偏不是,这人好像是铁打的心,就一昧贪图荣华富贵,帮她的恶棍丈夫胡作非为,自己的亲人倒好像和自己一无关系,她那时教训迎春时竟然说:“……探丫头是姨娘养的,你娘不比她强十倍?按理说你应比她强十倍才是,你竟不及她的一半!……况且你又不是我养的……”这句话亏她说得出口!

其实谁都能看出,她疼岫烟并非出于真心,只是亲戚情分照料一下而已。不过岫烟这种性格的人倒不 会有什么想法,与其说是懦弱,不如说是一种涵养吧!邢岫烟的形象是很突出的,但由于红楼梦里出众的女儿太多,她们的光辉大大盖过了她,所以一直没引起太多的关注。在芦雪庵起诗社时,一句“浓淡由他冰雪中”准确而文雅地为我们定位了岫烟的形象。岫烟很像迎春,为了打发怕硬欺软的妈妈们,把自己的棉衣都当了;后来又任凭家人将她嫁给薛蝌。不过这段命运可比迎丫头好得多了,薛蝌很老实,至少不会对她施以拳脚,而且嫁到宝钗家,我们的宝姑娘自然不会疏远她,也算是幸福了。岫烟的突出形象就在于她对生活对命运的态度。黛玉是迷惘和反抗,宝钗是争取又妥协,湘云是“香梦沉酣”,惜春是悲观绝望,青春出家……岫烟只是任由他去,任其自然,她与世无争,不会像探春那样出类拔萃,也没有宝黛的满腹才华。刚才提到她像迎春,但真的是迎春这一类人吗?非也。

宝玉生日时曾收到妙玉的一张帖子,正愁无从回帖,可巧遇上了岫烟。得知岫烟与妙玉有交情时,宝玉曾说:“妙玉为人孤高,凡事皆不入她眼,原来她推崇姐姐!可见姐姐不是我们这一类的人………难怪姐姐举止言谈如野鹤闲云……”

我们的宝二爷对任何女子都会加以奉承,他的话自然不中肯。但我们又不得不承认妙玉与岫烟的关系。这个清高圣洁的女尼,竟亲近于一普通不起眼的岫烟,可见岫烟的才学见识也非寻常,只是平时不怎么表现而已。这个帖子,就算宝玉拿去问与妙玉交情不浅的黛玉,也未必能遂她的心。

前人曾有一篇 《邢岫烟典衣赋》 中写道:“当其失路依人,居贫寄食;生有仙姿,容无靓饰。簪金带玉,曾游绫绮之场;裙布钗荆,别具烟霞色。

身如萍靡,移本无根;心与莲同,辟谁见着?”她有这种清贫的风骨,确实值得骄傲。

“岫”作“山”或“山穴、山洞”讲,“烟”指山中的雾气或云气,就如李白诗中所写“日照香炉生紫烟”,又如“云无心以出岫”,都是说的这种山中雾状朦胧的感觉。“岫烟”给人以出世淡雅之感,很符合人物本身清谈闲雅的性格。

邢岫烟结局

薛姨妈为了给金玉良缘投石铺路,硬是要把岫烟娶进门,想着薛蟠不行,幸而定了薛蝌,不然岫烟也是个薄命司里的冤魂。薛蝌的样貌宝玉早有夸赞,“倒象是宝姐姐的同胞弟兄似的”,可见也是个风流人物。邢薛二人的感情没有基础,只不过是“大约二人心中也皆如意”,这个“心中皆如意”不过是互相不反感讨厌罢了,谈不上什么爱情,所以他们的结合是典型的没有爱情基础包办婚姻的产物,从二人结合的情感上来说更多的是一种宿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就二人的举止品行来看,倒还般配,但雪芹在红楼中都充斥着一种悲剧的婚姻观,邢薛二人的婚姻究竟会是怎样一个结果?他们会幸福吗?幸而雪芹在岫烟写的那首咏红梅花的诗中向我们透露了一些信息。

芦雪庵的联诗盛况空前,参与者多达12人,而且雪芹最善于在诗词中隐藏和暗示人物性情,人物命运,但联句主要突出钗黛湘,岫烟,宝琴,李纹等并没有喧宾夺主,所以后来她三人单独再作一首,因此,这后来补作的诗是包涵她三人信息的重中之重,切莫泛泛读过。

岫烟得的是“红梅花”的“红”字,咏的也是红梅花的“红”。如果按人物性情来比喻,岫烟更应该是淡色的梅花,甚至是绿梅,可偏偏雪芹让她咏的是红梅花的“红”,这里大有深意。这个“红”字恰恰在暗示岫烟后来的婚姻,因此岫烟咏的也是她的婚姻。

“魂飞庾岭春难辨”一句,蔡义江先生在他的《红楼梦诗词曲赋评注》一书中提到意谓“红梅若移向庾岭,其景色就与春天很难区别了”。大庾岭盛植梅花,既然是盛植梅花,当然包括了红梅,淡色梅花,绿梅等各种品种形态的梅花,本来就已经“春难辨”了,本来就有红梅,为何还要将“红梅若移向庾岭”才“与春天很难区别”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看来这“魂”并不是指红梅的魂,正是在指岫烟自己。“魂飞庾岭”正是暗示岫烟来至大观园,“庾岭”的春色满园不正如大观园一样吗?这满园的春色就如大观园中的众姐妹,但在岫烟看来已难分辨,她迷失了,她的贫寒,她的家世使得她和这里的姑娘差得太远。

“霞隔罗浮梦未通”一句,罗浮用的是赵师雄游罗浮山梦见梅花化为“淡妆素服”的美人与之欢宴歌舞的典故,“罗浮梦”在这首诗中只取赵师雄与美人欢宴快乐的那层意思,代表幸福和欢乐;岫烟自喻是那罗浮山上的淡梅,朴实无华;而“霞”字正是她洞房时的红妆。她本无意成婚,她本是闲云野鹤,却因父母之命而与一个并不熟悉的男人结合,所以“梦未通”,他们的结合并没有欢乐和幸福,只是迫于无奈,完全是宿命。

“绿萼添妆融宝炬,缟仙扶醉跨残虹”这两句更是岫烟洞房时的情景,红烛下添妆,酒宴后扶醉,而在她看来这一片喜庆的景象却只如“残红”一般。

“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这两句是全诗核心,也是岫烟品性乃至一生的映照。杜甫有一句名诗“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表面上是淡泊宁静,任你水流奔涌东去,我也不与你争,我的心就像天上浮云一样舒缓闲适。但在诗人的内心,是最为深重的无奈与悲哀!诗人想要去“竞”,无奈心愿难遂,屡屡碰壁,无力去“竞”,而又何必去“竞”呢?岫烟的“浓淡由他冰雪中”有异曲同工之妙,生活的清贫,婚姻的平淡,宿命的悲哀,这一切的一切迫使她放弃了希望,放弃了追逐的勇气。无力追逐,那就由它去吧,浓淡由他冰雪中。 这首诗同时暗示了岫烟婚姻的状态。通过岫烟对这场婚姻的态度我们可以想象邢薛的婚姻将会平淡无奇,彼此之间相敬如宾,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自己无奈的生活直至白头。

值得一提的是岫烟与宝钗早在定婚之前就已交好,在迎春处住的困难都有宝钗暗中帮助。以至于书中写道岫烟是“心中先取中宝钗,然后方取薛蝌”,若她真喜欢薛蝌,又怎么会先看中大姑子?可见宝钗对她的关爱也是岫烟屈从这桩婚姻的关键。

岫烟让人难忘的还有一点,就是她和“万人不入目”的妙玉竟然相交甚密,还是师徒关系。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岫烟的一些言行虽然受妙玉的影响,但她对妙玉的一些怪癖有着自己清醒的认识。一语道破妙玉“‘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成个什么道理。”这正是指出了妙玉情欲尚存,牵连不断,难洁难了难悟的“四不像”状态。因此岫烟应该比妙玉更高一酬,所以她选择了随遇而安,一切顺其自然,内心平静的生活态度,她对周围的事物没有太多的要求,她只希望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就如她在诗中所写的那样:浓淡由他冰雪中。

燃气热水器e4怎么解决

空调压缩机坏了怎么办

新冰箱内部怎么清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