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清明我为父亲点支烟

发布时间:2020-07-13 10:59:51 阅读: 来源:蝶阀厂家

徐学平

父亲生前是个地地道道的庄稼汉。打我记事起他就已经抽烟了,一天中除了睡觉吃饭,只要有空闲免不了总要叼上一根烟。

父亲是知道吸烟有危害的,这也只是他不让我抽烟的理由。记得我刚上学那会儿,也许是年幼好奇的缘故吧,我拿了父亲的半支烟和几个小伙伴钻到村头的拱桥下模仿着大人的模样抽了起来,可能是临走时忘了熄灭留下的烟头,最后,河畔的那个草垛让我们几个小伢崽烧了个精光。父亲知道这事后狠狠地揍了我一顿,并罚我跪了一晚的搓衣板。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跟香烟沾上一点儿边了。

后来,我接到了南方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但是一切都得自费,为此不仅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而且还欠下了一些债务。从此,父亲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潇洒地到村头小店去买烟了。不过,父亲倒也有他自己的办法。每天黄昏时分,他便到田间去采集枯萎的向日葵叶子,回家暴晒后去掉茎络、揉碎,再研磨成细末,然后用我废弃的旧课本裁成纸条包卷起来,烟瘾来犯时就抽上几口。父亲常常被呛得连连咳嗽,可他却依然装出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大学毕业后,我应聘进了城里的一家物资公司。当我领到第一个月的薪水时,我就毫不犹豫地给父亲买了一条带过滤嘴的“红塔山”。父亲接过我递给他的香烟时,他憨憨地笑着。当然,那烟父亲平常是舍不得抽的,除非家中来了客人,即便如此他还得再三声明是平仔给买的,言语中充满自豪。后来,因为工作关系,我被公司派驻到上海办事处,于是也就难得回家一趟了。忽然一天,我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她说父亲病危要我立即赶回家,其实她早就想通知我了,只不过是父亲怕影响到我的工作,总是不让。当我匆匆推开家门的时候,父亲已经去了,烟灰缸里还残留着一根父亲抽了一半的烟头……看着,我的泪水禁不住夺眶而出。

而今,转眼又是几年过去了,每次清明回乡,我总要迈到父亲的坟前默默地替他点上一支香烟,任万般思绪在烟雾氤氲中随风飘向远方……

赤壁订做西服

马鞍山西服设计

宜昌西装定做

德令哈西服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