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OPhone之痛万芳

发布时间:2020-02-14 11:48:11 阅读: 来源:蝶阀厂家

OPhone之痛

用民族情节拉动的消费显然是不能持久的,OPhone曾是中国移动向高端用户推荐的产品,如今的结局恐怕是更早将用户送入竞争对手怀中。2010年6月25日,中国移动与三星在北京联合召开了声势浩大的“雄心·共辉耀”新品发布会,会议的主角是一款名为奥斯卡(I7680)的高端手机。但 事实上它并不是主角,真正可以让中国移动亲临的,是因为它是首款搭载中国移动自产OPhone 2.0系统的产品。发布会几乎是在一片自我夸耀和颂扬声中结束。

OPhone之痛

同一时间,在浙江某地,一名冯姓OPhone用户却正备受折磨。几个月前,同样场景发布的OPhone 1.5手机LG GW880已经因为信号问题、应用兼容问题、操作迟滞以及莫名其妙的黑屏、死机等等毛病彻底打乱了他的生活。然而,寻求解决问题之道的结果是被手机制造商和中国移动“踢皮球”。遭遇这种情况的远非冯先生一个,根据我们的采访,至截稿时止,全国已经有接近800名OPhone用户组成了维权团,希望通过法律手段向中国移动及其身后的播思通讯讨回公道。

一场因升级引发的口水仗

“早期的OPhone手机因硬件问题,将不能升级到OPhone2.0。”8月,一条据称来自中国移动研究院内部的消息在网络风传。这对于身陷OPhone电话苦恼中的冯先生,无异于连最后一丝希望都破灭了。“就是因为看了移动的广告选择了这款手机,为了支持国货,结果现在……”,没有针对OPhone早期版本的补丁,又不支持升级至2.0,至少在这部分用户眼中,他们被中国移动无情地抛弃了。

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来自官方的升级说明,但已经有中国移动研究的开发人员公开表示“1.5是否能升级到2.0的问题,并不是移动能独立解决的(这个需要终端厂商的配合,厂商有权利不升级版本,移动也无权干涉),移动的能力也只能做到在以后版本中推进在线升级。”

2.0是否就一定能解决当前OPhone出现的各种问题呢?似乎没有谁可以拍着胸脯保证。“这至少可以表明中国移动的诚意,我想应该比现在的1.5要好吧。”采访中一位用户无奈地表示。对于记者提出的“如果移动愿意提供升级,你可以接收吗?”冯先生表示“那要看是哪方面的升级了,如果只是单单的软件升级,既解决不了问题又浪费时间,这个我不接受。”

8月31日,冯先生与诸多OPhone用户一起组织了一次集体向工信部投诉的行动。“我们希望能引起工信部的重视,帮助我们主持维权”。

踢皮球的OPhone售后

2010年4月,工信部发布了《移动电话机定制管理规定》,文中的第七条要求“定制方与移动电话机生产企业应当明确约定双方在产品质量和售后服务等方面承担的责任”。然而这一细则似乎并没有对OPhone生效。在冯先生和众多OPhone用户遭遇手机问题时,无论是 LG、摩托罗拉还是联想,对投诉送检手机都给出了“硬件没有问题”的说辞,然后将用户踢给了中国移动。而中国移动的专家坐席除了给用户提出重新启动手机、恢复出厂设置之类的“软建议”,最终又要求用户找手机制造商解决,甚至有部分坐席表示,中国移动是电信运营商,不是操作系统开发商,系统问题也与他们无关。

而来自工信部的投诉反馈也颇具戏剧性,他们声称只有在移动营业厅购买的手机才是移动定制机,他们才可以向中国移动反馈,并要求用户提供定制机的证据——似乎OPhone手机首屏无法更改的大量中国移动定制业务以及机身上的“移动心机”字样还可能是其他别有用心的运营商或者制造商所为?

到底是谁的OPhone? 这似乎是毫无悬念的问题,但却又隐藏着说不清的道道。王建宙主持的中国移动,大举发展移动互联网业务,但并没有将这些业务掌握在自己手中运营,而是热衷于外包。飞信如此、OPhone也如此。对于OPhone的诞生,《环球企业家》曾有过一篇“详细”的报道,大致为,2009年初,日本科技业大亨孙正义前往中国移动,见到了老朋友黄晓庆。黄给了孙正义一个新的玩具:一台被称为OPhone的手机。观看过黄晓庆的演示,孙很快让软银的研发团队飞到中国,进行细节研究。最终,孙正义给出了一个结论:Well do it(我们做这个)。而黄晓庆则是2006年王建宙从硅谷请回来的人才,并在2007年1月初加入中国移动研究院。

但OPhone既不是移动研究院的产品,也不是与软银合作的产物,而是来自于另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播思通讯。该公司的主页显示,公司组建于2007年,是一个全部由风投资本投资的高科技公司,拥有从全世界顶移动制造商那里挖来的高级人才。

这是一个极富“中国特色”的公司,作为一家创业高科技公司,在没有任何特色产品问世之前已经吸纳了风投资本的注意,并拥有取之不尽的资金,而且还能吸引全球最大移动运营商将如此一个重要的项目交付其来实施,并来得如此之及时,仿佛为OPhone而生,但身上却没有任何中国移动的影子。

在中移动张春江被双规之前,大众很少知道神州泰岳,这位飞信的实际运作方因为与移动千丝万缕的联系险在那次事件中遭遇覆灭,OPhone与中国移动只是外包关系吗?有报道称,播思通讯创始人之一Pat Chen(中文名陈锡源)与黄晓庆同出自UT斯达康,黄晓庆离开UT出任移动研究院院长后,其在UT的职位由陈锡源顶替。

当然,举才不避亲,这无可厚非,但播思通讯的“才”是值得商榷的。

真的是硬件造成的系统升级难吗?

关于OPhone1.5向2.0升级的问题,有开发人员称这是硬件原因造成的,因为早期的OPhone没有提供 GPU,无法搭载最新的2.0系统。这其实是很牵强的,OPhone脱胎于谷歌Android操作系统,OPhone 2.0所对应的Android版本为2.1,而首款Android手机——HTC G1也是不具备GPU支持的,但其却可以顺利升级至Android 2.2!来自播思通讯的消息,OPhone 2.5对应的才是Android 2.2,而且2.2由于加入了对Flash的支持,对图形显示的要求更高,这样看来,现在OPhone 2.0的手机在面对向2.5的升级时,也多半会以悲剧收场了。

当然,播思通讯是不承认OPhone脱胎于Android系统的,播思通讯副总裁李晓波曾对媒体表示:“虽然OPhone和Android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OPhone并不是简单的Android跟随者,即使Android将来不再更新,OPhone也可以完全独立地

向前继续演进。”并称播思通讯早在2007年成立之时就在为移动开发基于Linux的系统应用,进行OPhone的研发。

但事实是,播思通讯并没有独立的操作系统研发能力,在谷歌发布Android后,其才开始在此基础上进行修改。为了有别于Android,前期他们对Android底层做了大量修改,使之从外表到内核已有诸多地方不同于Android。不过谷歌也开了一个玩笑,Android 1.5之前的版本事实上都是不稳定的,以至于在后来,谷歌对其进行了频繁的升级,但对于借用Android的OPhone,由于改得太多,根本没办法跟上 Android的升级步伐,直到2009年8月 OPhone手机用户组建的QQ维权群和倡议书,这些用户投诉的产品不乏LG、摩托罗拉、戴尔、联想等大品牌之作。

2009年8月的OPhone发布会气贯长虹,这一被中国移动当成制衡iPhone的拳头产品在经过1年的发展后,不仅没能讨到半点便宜,反而陷入了没落的末路。

中国移动OPhone发布大限,依然使用的是Android 1.0的版本,这也就造成了首批OPhone用户挥之不去的梦魇,也是手机制造商无法解决的。

2009年底,播思通讯发布了基于Android 1.5版的OPhone 1.5,但并没有解决OPhone 1.0用户的问题,长时间的升级等待几乎耗尽了所有人的耐心。即便是原生OPhone1.5的机型依然问题百出,文中冯先生使用的就是首款OPhone 1.5手机LG GW880,同期的还有摩托罗拉MT710、联想O1等——OPhone 1.5依然是个失败的版本,只是相对1.0略好。

然而,为了跟上Android升级步伐,为了响应黄晓庆“OPhone一年超iPhone”的豪言壮语,播思通讯并没有对OPhone 1.5除Bug的计划,而是全力赶制OPhone 2.0,而这些已经购买OPhone的用户理所当然成了移动研究院的“小白鼠”。

走向没落的OPhone

8月下旬,中国移动换帅,李跃接任王建宙成为中移动一把手,有关中国移动即将放弃OPhone的风声也四出游走。虽然播思通讯及时辟谣“中国移动绝对不会放弃OPhone”,但这个第三方的申明却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李跃做了什么?用一句话概括——“iPhone推前,OPhone押后”,坊间传闻,李跃对OPhone的进度十分不满。这恐怕并非空穴来风,只要看看联想移动前段时间推出的乐Phone,同样基于Android 1.5,同样定制了联想的大量应用,但操作体验远在任何一台OPhone之上。据传,其系统研发单位只是台湾的一家代工商。对比着手时间比乐Phone 早,并烧了中国移动6亿多元的OPhone现在的样子,要让人满意实在困难,恐怕丢给像魅族这样的小企业都可以做得比这个更好。

将OPhone推向没落的还有OPhone的制造商和中国移动自己。中国移动研究院表示OPhone升级需要厂商的配合,对手机制造商,攫取利润是其生产活动的源泉。

他们愿意搭载这样一个不完善和不成熟的系统,恐怕主要原因是碍于中国移动这个全球最大移动运营商的脸面—— OPhone开发耗时费力,还只能在中国亟待完善的TD网络中销售,相比成熟的Android,明眼人都能看出。但中国移动又是不能得罪的,只要配合它的宣传就好,至于需要投入额外资源又没有丁点好处的固件升级,能不做就不做吧。甚至连中国移动自己也开始眼馋Android原生系统的产品,比如与HTC等达成协议,开始接受按移动需求定制的智能产品,这更让手机制造商坚信了Android的发展方向。

当然,对一个砸了中国移动如此多钱的项目,轻言放弃是不太可能的,也因为如此,播思通讯明显加快了开发进度,宣传 OPhone 2.5和3.0已经都在计划中,并将在今年底发布。而OPhone 2.0也大量向原生Android靠拢,传说中对Windows Mobile和Symbian应用的支持已经再没提起。

播思通讯副总裁李晓波对OPhone的描述是这样的“中国长期以来的贫困导致了部分国人信心不足,我们要想全面赶上欧美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在一些层面内是可以不输给海外的,譬如中国就应该有自己的手机操作系统,对此我们应该自信。”用民族情节拉动的消费显然是不能持久的,OPhone曾是中国移动向高端用户推荐的产品,如今的结局恐怕是更早将用户送入竞争对手怀中。

浙江冯先生和另外近800名OPhone用户仍在继续进行维权,他们提出了要求中国移动召回产品的要求。2010 年3月的“2010年通信服务座谈会”上,时任中国移动副总经理的李跃表示,2010年,中国移动将对确有质量问题的TD-SCDMA上网卡、上网本以及早期不成熟的手机终端,探索通过“以旧换新”等方式予以召回或特殊关怀,OPhone显然可以列入此类。一位用户在与记者谈论时曾用一句话对OPhone 进行了总结“珍惜生命,远离OPhone”!对这部分消费者,他们失去的不仅是对OPhone的信任,也是对中国移动的失望!

来源:《数字通讯》

名言名句

性感美女写真

美女性感图片

美女性感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