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网络文学遭遇茅盾文学奖苛责

发布时间:2020-01-14 19:29:41 阅读: 来源:蝶阀厂家

茅盾文学奖第二轮第一阶段投票日前已经结束。中国作协8月11日晚在其官方网站公布了最新遴选的42部作品名单,网络作品全部出局。这一结果引起公众对茅盾文学奖的种种质疑,是否对网络文学规则过于苛刻、有无必要建立专门的网络文学评奖体系,一时间成为热议的话题。

初入茅奖

网络文学遭大浪淘沙

第八届茅盾文学奖已经经过三轮遴选,网络作品全军覆没。本届茅盾文学奖共有7部网络作品送选。在第一轮投票后,1部入选,使得此前信心十足的网络文学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8月11日晚,第二轮评选结果公布,惟一幸存作品也惨遭淘汰。

今年2月25日,国内长篇小说领域最重要大奖,茅盾文学奖公布新修订的《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其中首次注明:将向持有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的重点文学网站等征集参评作品。这也意味着网络文学作品首次将有资格参与国家级别文学大奖。

茅盾文学奖对网络文学开放怀抱,也被看成是主流文学对网络文学的破冰之举,业内诸多人士也对其抱有极高期望,而网络文学阵营一口气推出7部作品参选,分别是新浪网推荐的《成长》、《遍地狼烟》、《青果》,起点中文网推荐的《从呼吸到呻吟》、《国家脊梁》、《办公室风声》,中文在线网推荐的《刀子嘴与金凤凰》。

茅盾文学奖并非首个国家级大奖向网络文学张开双臂,早在去年,鲁迅文学奖向网络文学开放,最终只有一篇网络小说《网逝》入围,也与大奖擦肩而过。因此,茅盾文学奖被业内寄予诸多期待,未料出师网络作品在第一道门槛就被“拒之门外”。

规则苛刻

“实体出版”难倒网络写手

此次网络文学的“溃败”引发舆论的诸多质疑,其中针对网络文学苛刻的要求无疑成为众矢之的。在《条例》颁布之后,茅盾文学奖评奖办公室主任胡平坦承对网络文学作品有两点额外的要求:一是必须由正式的、有出版许可证的网站推荐;二是必须已在线下出版。

胡平解释,根据“茅奖”评审条例,参评的网络长篇小说必须是图书形态,它要求参评作品经过严格的编辑、校对和审定。出版不仅是形式,也是一道遴选,这点上对所有参评作品应一视同仁。

此规则一出,还是将一大批呼声极高的网络文学作品“拒之门外”。知名网络小说《盗墓笔记》名气最高,然而却以尚处于连载阶段、未完结为由 “被下马”;第一部申报茅盾文学奖的网络小说《橙红年代》,则因为出版时间是在2011年4月,卡在了2010年出版实体书的标准之外。

网络作家对于“作品实体出版”表示不满。有业内人士透露,实体出版要考虑到销售量、市场影响力、生产成本、作品自身特色、出版周期等诸多因素,网络文学真正能实体出版的图书只占很少一部分。

胡平则认为,最优秀的网络文学基本都已出版了。“茅奖”条例规定,多卷本应以全书参评,意味着不再续写,也可能影响一些有名气的网络作品参评。

“这一条对网络文学太过严厉。既然要求网络文学参评,那么看重的是网络文学的实质内容,而不是出版形式。如果非要实体出版以后才能参评,会让很多优秀的网络作品直接落选。”17K小说网主编刘英无奈地表示,17K小说网每年实体出版的作品有100多部,不到全网站所有网络小说的1%。

知名网络写手骁骑校也无法接受这一规定,这位当红写手目前有三部作品面世,仅有一部《橙红年代》实体出版。他向记者表示,现在有不少作者都为了出版而削足适履,这对网络文学发展极有损害。

限制过多

推荐网络作品名不副实

由于茅盾文学奖对网络文学作品的限制颇多,导致此次选送的网络文学作品出现“似网非网”的尴尬现象。例如,作家王海镵的作品《成长》就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网络文学,只是新浪享有电子版权。作家郑彦英的《从呼吸到呻吟》由于参加了“30省作协主席小说巡展”并获得二等奖,由起点中文网推荐而享有参评资格。但作品本身并非网络首发,语言也没有网络特色,作者本人则是河南作协副主席,属于主流作家行列。《青果》的作者顾坚也曾表示,自己的作品并不是真正意义的网络文学,只是通过网络书写的传统文学作品。

有业内人士表示,之所以这些作品能被推选出来,更多是因为作品贴近茅盾文学奖的要求,增加作品获奖的可能性,并不能真正代表网络文学的作品。

有分析指出,这两条规定,其实是在变相限制超长篇网络文学作品参选。然而,动辄百万的字数却是网络文学作品的一大特色。知名网络写手天蚕土豆的《斗破苍穹》超过530万字;我爱吃西红柿的《盘龙》也有330万字;即便是早年成名的《诛仙》也有130万字。这与传统文学的理念差距极大。

“超长篇小说,连载更新,是网络文学的鲜明特色,如果去除了这两点,我相信网文的吸引力会极大下降。”刘英解释。

骁骑校也认为,庞大的世界架构,瑰丽的想像力,高潮迭起的情节设置,这都是网文的生命力所在。“我们不能为了出版就改变自己的风格,把架构拆了,把想像力磨没,把情节搞得单调了。”

难获认同

网络写手成文学界“郭德纲”

尽管争议不断,但在此次网络文学争取茅盾文学奖的背后不难看出,网络写手这一特殊群体,正在面对身份缺失的尴尬。有幽默的网友甚至戏称网络写手是文学界的“郭德纲”,虽然能让越来越多的观众喜爱和了解,但总和主流若即若离。记者了解到,很多知名网络写手都在商业领域大获成功,但他们更渴望得到主流文学界的认可。

在骁骑校看来,对网络作者来说,网络和纸书只是媒介的不同,网络上写书门槛更低,写作更自由,纸书出版三审三校,更精细,加工的成分更重。如果有一个网络作者能获得茅盾文学奖,并且在网络上有很高的人气,那会是文学史之幸。

“我参加过鲁迅文学院的培训,并且加入了江苏省作协,对我来说,身份的认同很重要,所以网络作者也很需要主流的认同。”骁骑校表示。

刘英则认为,网络文学的主流化是不可避免的趋势。小说是在网上,作者却是活在现实当中的。作者要生活,除了钱以外,还需要解决身份的问题。17K小说网推荐过很多作者加入了中国作协、省市作协,就是为了解决网络作者的身份问题。主流社会的认可,会给作者提供更好的创作环境,有利于网络文学的整体发展。

事实上,越来越多的网络写手也开始尝试融入主流文学界。8月4日,在中国作协的搭桥下,来自全国各地的18位著名作家、评论家与来自7家网站的18位网络作家见面并结成对子,相互学习。

中国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李冰对此表示,将建立中国作家网、盛大文学、中文在线、新浪读书频道、搜狐读书频道五家网站参加的联席会议制度,定期研究网络文学发展中一些带共性的问题。

自成体系

网络文学应发展自有评奖体系

针对网络文学接连在鲁迅文学奖和茅盾文学奖中碰壁的情况,有业内专家提出,与其在主流奖项上委曲求全,不如建立网络文学自己的评奖体系和业内大奖。这一提议得到了诸多业内外人士的认可。

文学批评家叶匡政对此表示,茅盾文学奖为代表的官方文学奖项主流意识很浓厚,虽然这两年略有松动,但短期内网络文学无法在这一领域获得更大的进展。相反,网络文学可以通过由圈内知名的机构,例如新浪、搜狐、起点中文网等网络文学强势的民间机构共同发起成立网络文学评奖机构,更适合网络文学特点的业内评奖体系和指导体系。

这并非只是设想,在西方幻想文学界就有自己独立的星云奖和雨果奖;推理文学界则有爱伦·坡奖;在日本,严肃文学有芥川奖,通俗文学也有直木奖;就是在国内,专业文学领域也开始有独立的评奖体系,例如国内科幻文学的银河奖、星空奖,都是由民间发起,并且正在形成各自领域之内的公共评价,对其领域内的文学研究、分析、评价、评奖都有很权威的公信力和发言权。

“可能在前期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只要这个评奖机构能召集一批在网络和文学方面都有造诣的文学评论家,并且能公平公正地评选作品,持续几年,自然可以树立在这一领域的绝对权威。”叶匡政称。

刘英对此表示,“我们很欢迎针对网络文学设立专门的奖项,但是在设立奖项的同时或者之前,需要先把网络文学的评价标准定下来”。

但叶匡政同时指出,单就网络文学而言,国内同时深谙文学理论研究、评价与网络文学特点的文学评论家屈指可数,这将是影响网络文学自由评价体系的一大难题。“到底由哪些机构来共同组成一个被网络文学界共同认可的评价机构,仍需要时间的磨合。”商报记者 陈杰/文

新浪网、起点中文网/图

专家预约挂号平台

名医汇

医院网上挂号

预约挂号平台官网